游戏王历史:从零开始的游戏王环境之旅第六期25

本文由动漫之家编辑部编辑上音翻译,转载请注明

【游戏王环境史·目录】

游戏王 环境历史

第六期 历史25、【终焉的倒计时】出人意料的进入竞技环境 拖延系地雷牌组

【前言】

第七弹决斗终端出现的【魔轰神兽】给【魔轰神】带来了巨大强化,逐渐攀升到了环境的上位。至当时为止还只有娱乐级实力的【魔轰神】的突然上位让当时玩家为之一振,赢得了很多关注的视线。

这个新参战的构筑型给Meta环境带来了不少变动,紧接着11月中旬出现了动摇环境的大型新人。

【消战者过强时代】

2009年11月14日,正式卡包《ABSOLUTE POWERFORCE》发售。诞生了80张新卡,游戏王OCG全体卡池增加到了4070种。

收录内容以专用辅助卡为主,但是也包含了一部分优秀的泛用卡,而且专用辅助卡的“出差”适性很高。前者的代表是“魔族之链”,而后者则是“守墓的末裔”“调和的宝牌”“钻头战士”。(※尤其是“钻头战士”是将来促使【速攻狮花】成立的重要成员)

魔族之链“选择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1只效果怪兽发动。选择的怪兽不能攻击、效果无效化。选择的怪兽被破坏时,这张卡破坏。”

“将自己场上这张卡以外1只名字带有‘守墓的’的怪兽解放才能发动。破坏对手场上存在的1张卡。”

“从手牌将1只攻击力1000以下的龙族调整舍弃发动。从自己的牌组抽2张卡。”

钻头战士“‘钻头同调士’+调整以外的怪兽1只以上。1回合1次,在自己的主要阶段时将这张卡的攻击力减半,这个回合这张卡可以对对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另外,在自己的主要阶段时只有1次,可以舍弃1张手牌将这张卡从游戏中除外。下次自己的准备阶段时,因这个效果除外的这张卡在自己场上特殊召唤。那之后,选自己墓地1只怪兽加入手牌。”

此外还有一张叫做“神圣之灯”的卡,在对抗【永火】和【旋风BF】的时候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神圣之灯“这张卡不会被暗属性怪兽战斗破坏,因那个战斗所发生的对自己的战斗伤害为0。只要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暗属性怪兽不能进行攻击宣言、双方不能召唤·特殊召唤暗属性怪兽。”

不过在这些卡中最受瞩目的应该是“消战者”了吧。

·对方怪兽直接攻击宣言时可以发动。这张卡从手牌特殊召唤,结束战斗阶段。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这张卡离场时从游戏中除外。

对手进行直接攻击宣言时可以从手牌特殊召唤,并直接强制结束战斗阶段。分类上和“冥府的使者格斯”“特拉戈迪亚”类似,但光比防御性能的话要远超上述两张卡

“自己场上没有卡存在的场合,因对方控制的卡受到伤害时,这张卡可以从手卡特殊召唤。这个方法特殊召唤成功时,受到的伤害的种类的以下效果发动。●战斗伤害的场合,在自己场上把1只‘冥府之使者衍生物’(天使族·光·7星·攻/守?)特殊召唤。衍生物的攻击力·守备力变成和这个时候受到的战斗伤害相同数值。●卡的效果的伤害的场合,给与对方基本分和受到的伤害相同伤害。”

特拉戈迪亚“自己承受战斗伤害时,这张卡可以从手牌特殊召唤。这张卡的攻击力·守备力上升手牌×600点的数值。1回合1次,从手牌将1只怪兽送进墓地才能发动,得到对手场上表侧表示存在、与那只怪兽相同星数怪兽的控制权。另外,1回合1次,可以选择自己墓地中的1只怪兽,直到回合结束阶段为止,这张卡变成和所选怪兽相同的星数。”

由于可以强制结束战斗阶段,所以不需要在意打点,而且属于同一个效果的连续处理,所以“技能抽取”等卡牌也不能把它的效果无效。以当时的卡池来说,能够阻止“消战者”的实际手段只有“王宫的弹压”“化石恐龙 肿头龙”这些特殊召唤Meta、或者“剑斗兽的战车”而已,所以如果手中握有“消战者”基本确定可以活过1回合。(※姑且“天罚”和“死灵骑士”也能阻止,但这个时期会采用它们的牌组少之又少)

技抽“支付1000生命值。只要这张卡在场上存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所有效果怪兽的效果无效化。”

王宫的弹压“只要这张卡在场上存在,双方玩家可以支付800生命值来让特殊召唤无效并破坏那只怪兽。”

肿头龙“只要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双方就不能将怪兽特殊召唤。这张卡反转时,破坏场上所有特殊召唤的怪兽。”

“自己场上表侧表示存在名字带有‘剑斗兽’的怪兽的场合才能发动。效果怪兽的效果发动无效并破坏。”

“舍弃1张手牌。将效果怪兽的发动和效果无效,并破坏那只怪兽。”

“这张卡不能特殊召唤。效果怪兽的效果发动时,必须把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这张卡作为祭品献上。那只效果怪兽的发动和效果无效并破坏。”

相对的,它的攻守都是最低数值的0,只能当一次性的肉盾用。但可以用来作为同调召唤和上级召唤的素材,所以根据牌组,可以同时兼任防御卡和展开卡。

实际它在2010年3月环境的【青蛙帝】中担任过核心卡,并且在各种【帝】牌组中也都当过上级召唤的解放要员,还能作为“方程式同调士”的素材进行活用。

方程式同调士“【调整】调整+调整以外怪兽1只。这张卡同调召唤成功时,可以从自己的牌组抽1张卡。另外,对手主要阶段时,可以用自己场上表侧表示的这张卡作为同调素材进行同调召唤。”

因此,这张卡作为防御卡来说实在太过强大,一时间甚至担心会不会被规制掉。实际上这个时期还不存在“冰结界之龙 三叉龙”等天敌,也不存在“效果遮蒙者”等竞争对手,所以在手牌诱发这个大类中实际上属于一家独大状态。

三叉龙“调整+调整以外怪兽2只以上。这张卡同调召唤成功时,可以把对手手牌·场上·墓地分别最多1张卡从游戏中除外。”

效果遮蒙者“调整。可以将这张卡从手牌送入墓地、选择对手场上的1只效果怪兽发动。所选择的对手的怪兽其效果直到回合结束时无效。这个效果只能在对手的主要阶段时发动。”

·对【光道】的有力Meta 一回合的分量

因“消战者”的加入而最受打击的就是【光道】牌组。

从性质上来看,【光道】这个牌组基本上没有任何长期战的适性,经常伴随着抽光牌组导致自灭的风险。当然,【光道】的强大之处就在于可以在抽光牌组前用压倒性的速度击败对手,相对的,有意图的拖延游戏就会让它陷入困境。

“消战者”就是这样一种可以明显“拖延游戏时长” 的卡牌,所以【光道】受到的伤害比其他牌组要多得多。如果被胜利蒙蔽了双眼全力展开结果吃了“消战者”的话,那就很容易直接耗光牌组导致自灭。

因此,在使用【光道】牌组的情况下被“消战者”拖延时间是很致命的,不得不在展开时留有余力。说白了,只要环境中存在“消战者”这张卡就能对【光道】产生牵制作用,作为1张单卡来说其影响力过于深远。

当然,只要稍微注意一下牌组展开力度,就能将自灭几率压制到最小限度,所以仅凭“消战者”一个人还是无法成为【光道】的对策。实际上,“消战者”对【光道】只能起到“初见杀”的作用,只要小心应对就会经常出现 “对方故意让你使用消战者”的情况。

【MetaBEAT】的革命 拖延战略的萌芽

虽然这么说,但“消战者”的防御能力的确还是对【光道】起到了一定效果,受其影响将这种战术进行特化所构筑出来的【终焉的倒计时】牌组突然备受好评

·支付2000生命值。从发动回合开始20回合后,自己赢得决斗胜利。

上面这个效果文本描述就是和牌组同名的卡牌“终焉倒计时”,这是一张拥有在发动后第20回合特殊胜利效果的魔法卡。这张卡本身是第三期中旬诞生的卡牌,在它参战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人认为它的性能足以在比赛中出场,而使用它所构筑出来的【终焉的倒计时】牌组也只是属于娱乐牌组的一种。(※虽然有段时间有人把它加在【扰乱抵消器】中进行实验,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正式采用)

结果“消战者”突然出现,并作为【光道】的对策卡而受到瞩目,发展到最后就产生了“干脆完全特化防御的牌组会更有利”的认知,之后,从这个认知中诞生的理念所形成的牌组雏形——【终焉的倒计时】开始受到玩家关注。然后【终焉的倒计时】又受到“零点守卫士”的影响,成为了“拖延系牌组”的鼻祖。

零点守卫士“将这张卡解放发动。这个回合自己的怪兽不会被战斗破坏、与对手怪兽进行战斗所产生的对自己的战斗伤害变为0.这个效果在对手回合也可以发动。”

顺带一提,虽然“拖延”这个词给人一种负面印象,但这跟以前“胜利龙”相关的拖延系牌组不同,并没有钻规则漏洞。

这里所说的“拖延”大致可以指“在游戏范围内”的争取时间,是一种将对手的进攻一一瓦解、直到其继战能力枯竭的战术。比如在2009年3月~2009年9月环境中,【暗黑不死】以【救援同调】为对手时所采取的战术,从广义上来讲就位于此列。

换言之,这与【MetaBEAT】的基本战略思想“不让对手行动”不同,而是新的【MetaBEAT】概念“允许对手行动,但不让他获胜”

这在以【光道】为对手时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对策,特别是对那些没有过多戒备的对手时,不一定要等待“终焉的倒计时”所带来的特殊胜利,改为以对手的自灭为目标也未尝不可

当然,【光道】这边也有“欧尼斯特”等各种进攻手段,特别是【光道不死】还能把出场的各种光道怪兽通过“僵尸带菌者”变换成同调怪兽,所以一个不小心,反而是轮到自己被将军。

话虽如此,但这两种牌组根本上的相性确实很差,实际上当时对【光道】最有力的Meta牌组后补就是“拖延系牌组”。

·【光道】以外很微妙 未能脱出地雷范畴

【终焉的倒计时】这个牌组最终也没能在当时的环境中留下什么实绩,始终处于“地雷牌组”的范畴。

理由非常简单,因为它对【光道】以外的牌组无法发挥自己的优势。

最难受的就是对上【次元艾托斯】【次元剑斗兽】等【MetaBEAT】系牌组,特别是在面对【次元剑斗兽】时“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战斗才好”。跟它进行战斗的时候需要小心“魔宫的贿赂”“剑斗兽的战车”等反击陷阱,所以必须额外多盖放几张防御卡,结果这些卡又会被“剑斗兽凯撒”收割,不论怎么打都是输

“将对手的魔法·陷阱卡的发动和效果无效、并破坏。对手从牌组中抽1张卡。”

剑斗兽凯撒“‘剑斗兽枪斗’+名字带有‘剑斗兽’的怪兽。只有将自己场上存在的上述卡牌返回牌组的场合,才能从融合牌组特殊召唤。(不需要‘融合’魔法卡)。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时,可以破坏场上最多2张卡。这张卡进行战斗后的战斗阶段结束时将这张卡返回融合牌组才能发动,从牌组中将‘剑斗兽枪斗’以外名字带有‘剑斗兽’的2只怪兽在自己场上特殊召唤。”

另外,在更换副牌组后,它的各种Meta卡牌也会成为巨大的绊脚石,对方只要一发动“王宫的通告”基本已经可以告别这局游戏了。并且由于牌组空间的问题,也很难采用“Meta的Meta”,剩下的对策只有“祈祷对手的副牌组中没放Meta卡”这一点了

“除这张卡以外、场上其他陷阱卡的效果无效。”

就算在这种情况下,【终焉的倒计时】依然能够作为克制【光道】的牌组而备受瞩目,这也足以证明当时【光道】的威胁有多大。

·现在落后于时代 难以跨越的游戏速度高墙

顺带一提,这个拖延系牌组的概念到现在已经荒废很久了,真正的“落后于时代的构筑理念”。(※虽然以构筑理念来看待的话比较落后,但以一种战术来看的话还是有点机会的)

这么说是因为限制游戏战斗力膨胀现象显著,基本不会出现对手坐以待毙的情况,所以只是防住对手进攻基本没什么意义。再加上,这种牌组基本没有自主赚取手牌资源的手段,只通过正常抽卡来补充手牌的话,一旦抽到了无用牌瞬间就会陷入几近败北的状态。

另外,面对有些牌组时只要自己在无防备的状态下移交回合的话,瞬间就会被盘面压制住,完全没有抵抗手段。也就是说,拖得时间越长越对对方有利,所以“拖延”这个计划本身都无法成立。

当然,如果能够顺利克制对手、对卡牌的操控十分熟练、并且运气也很好的话也不是不能留下结果,但直到现在这种拖延系牌组也没能作为一个明确的势力出现,说明这种牌组的确不值得期待

【后篇待续】

以上就是关于【终焉的倒计时】相关话题。

曾经作为娱乐牌组的一种而被人们熟知的牌组,在【光道】的崛起和“消战者”的诞生这双重加持下出人意料的出现在了竞技环境中。这是“健康意义上的”拖延系牌组首次进入上位环境,从这点来考虑的话的确可以说它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伟大牌组。

不过这个时期所开发出来的革新性Meta牌组不止有【终焉的倒计时】。还有一个方向性不同、但也同样对【光道】有克制作用的新进牌组构筑型呱呱坠地

后篇待续。

对看到这里的诸位表示感谢。

这次的封面:

P站id:47006112

【游戏王环境史·目录】

(原文地址:https://yugioh-history.com/environment/generation-six-25

人已赞赏
采菊东篱下

寿屋《偶像大师 灰姑娘女孩》前川未来1/8比例手办

2021-2-24 2:45:35

采菊东篱下

国资委:央企已划转1.21万亿元国资充实社保基金

2021-2-24 3:06:5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