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1000亿元手游市场 如何一路走来成为吸金之王的?

  作者:艾渴echo

  不那么严谨地说,手机游戏可以泛指所有可在移动设备上运行使用的游戏类应用程序,只是一般情况下我们似乎都会本着”要方便玩家们随时随地游玩”的要求,更倾向于把这一概念与小巧灵活的手机绑定在一起。看来尽管已今非昔比,但至少我们这代人在骨子里还是更愿意把手机游戏认定为一种非常轻度娱乐方式,更注重放松与休闲,可以在碎片化时间里见缝插针地游玩体验。

  但恐怕也正因如此,手机游戏如今依然被理所应当地排在了游戏鄙视链的中下游,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被认为等同于粗制滥造的敷衍,以至于当2018年暴雪嘉年华上Wyatt Cheng 宣布暴雪开始涉足手机游戏领域后,场内场外的粉丝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欣喜或者哪怕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理解,反而在最开始的震惊,不结,和极度失望后,出离愤怒地脱粉,甚至以各种恶毒的言辞对这位暴雪的发言人反唇相讥;而身处出风暴中心的手机游戏《暗黑破环神:不朽》更是还未出生便被打上了该隐的印记,从原本压轴“暴雪嘉年华”的宠儿变成的似乎是人见人厌的弃子。

  但事实上,手游真的有这么不堪吗?它真就这么受万人让人唾弃到足以毁掉一个明星游戏大厂的一世英名吗?在那段时间耳闻目睹的零零总总似乎是给了我肯定的答复,但来自中国报告大厅的数据统计却显示着一个截然相反的结论:2018年,也就是国内外玩家对暴雪和八字都还没一撇的《暗黑破环神:不朽》积极口诛笔伐的一年,仅在我国手机游戏用户数量就已经接近的5.4亿,第二年这个数字更是飙升到了5.65亿,其市场规模更是达到了恐怖1455.1亿元……

  看来无论玩家是否乐于接受,一个消费能力空前强大的手游市场已经日趋成熟,倘若条件允许,说到底都是以盈利为最终目的的各大游戏厂商不可能对这块大蛋糕置之不理置;而随着手机机能不断完善,手机游戏本身愈发复杂精细,也许多年以后人们眼中的Wyatt Cheng反而会成为高瞻远瞩的“战略大师”,带领彼时已然略显疲态的暴雪在及时地踏入了手机游戏的全新战场,才不至于在同样激烈的“手游战争“中落了下风——毕竟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差不多在手机游戏诞生之初便已拉开了序幕,而在那之后的几十年间,无数电信巨头,手机大厂,软件公司,当然也有暴雪那样自信实力不俗的游戏厂商在这方寸江湖中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用一场场鲜血淋漓的胜利与失败证明着这场战争的凶险,也给我这样的旁观者留下了一段段异彩纷呈的震撼史诗,让我得以把它们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在此与诸君尽情分享。

  如果以是否能量产作为标准,那世界上第一款手机诞生于1983年,可差不多在那十年之后,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手机游戏才姗姗来迟。其原因似乎倒也不难理解:一方面是因为在手机诞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软硬件技术确实还都不足以支持手机运行什么游戏程序,而另一方面——来,让我们仔细瞧瞧世界上第一款手机,摩托罗拉DynaTAC 8000X,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大哥大”的原型机。也许您在不少影视作品中见过它的模样,但您可能不知道,这台诠释着“傻大黑粗”的苏联工业美学的机器大概重一斤半,只能用于接打不安全且信号极不稳定的电话,电池续航时间基本上不超过一个小时,其拙劣程度与刚刚诞生的蒸汽机有得一拼;可尽管如此,这东西在当时的售价已经接近了4000美金——那可是1983年的4000美金啊,夸张点儿说差不多已经是工薪阶层的年轻人整整一年的收入了,怎么想这东西都是在为有彰显身份的需求的高端商务商务人士倾力打造的纯奢侈品,用来打游戏那可真叫个暴殄天物。

  好在这之后的几十年,各大厂商无时无刻不想着怎么把手机推广开来,也时刻竭力催促着这位昔日的”大哥大“扯下了自己身上高价的便签,并踏上卓有成效的减肥缩骨之路,待到小巧玲珑价格实惠的新型手机终于如旧时王谢堂前燕般飞入了寻常百姓家后,手机游戏也才终于有了些诞生的必要性。

0

人已赞赏
采菊东篱下

脱贫攻坚大型政论专题片《摆脱贫困》第五集 咬定青山

2021-2-24 1:25:11

采菊东篱下

谁不喜欢花滑美少女呢?动图 没少下片,都出水了

2021-2-24 1:28: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