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郑若麟:精神领域不能草率地轻言“与国际接轨”

  原标题:视频|郑若麟:精神领域不能草率地轻言“与国际接轨”

  接轨这个词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都是不陌生的,当我们说到经济发展的时候经常会用到这个词,但当今天我们再来说这个词的时候,它理应拥有更加丰富的含义。在11月16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节目中,主讲人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以及研究员郑若麟先生共同就“接轨与不接轨”展开了主题演讲。

  除社会、经济等各个领域,在精神领域与国际接轨同样需要抛弃我们的一些陈旧、保守、落后的思想,但郑若麟先生一直认为,在精神领域我们不能草率地轻言“与国际接轨”,我们千万不能随意地削足适履。

  原因有很多,一个是西方在精神领域给我们设下了太多的陷阱等着我们跳下去,恰恰是要充分地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才能够知道我们在精神领域不能跳进西方的这个陷阱,盲目地去引进他们的选举体制,好像引进了选举体制,我们一切都能得到解决这样一个错误的接轨。

  第二,西方把中国说成一个患有某种原罪的国家,这个原罪就是,中国不是一个(西方)民主选举体制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认为中国要接的这条轨道就是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把中国的政治制度改成西方的民主选举制度,这才是一个真正重要的政治上的接轨。正如张维为教授所说,恰恰是这条道路,我们不能改变自己。

  因为事实已经证明,国际上有多少个国家证明,当他们接上这条轨道的时候,走上的几乎都是失败的道路,因为西方在这个领域说了一个弥天大谎。他们说,我们因为实行了(西方)民主选举体制,所以我们变成了一个发达国家,所以我们在经济上取得了成功。事实上恰恰相反,他们是在18、19世纪,在工业化以后执行了一条向全球殖民的道路,掠夺了世界的大量财富之后才发展起来,才称为某种意义上的成功国家,才超过了世界很多其他发展中国家。

  发动了对全球的殖民主义统治之后,西方世界实际上对全球除了白种人以外的其他种族都有隐藏在思想深处的一种极端蔑视。这种蔑视我们很难感觉得到,在过去几个世纪中,曾经这种蔑视是赤裸裸的,到了今天,西方对非西方民主的这种歧视虽然有所削弱和收敛,但远没有完全消失,而是深深地隐藏在某些西方人的脑海深处。如果我们在精神领域盲目地“与国际接轨”,就会在不知不觉中陷入其中难以自拔。自己对自己以西方的标准进行自我精神殖民,进而成为自觉不自觉的“逆向种族主义者”,这是精神上“与国际接轨”的一种副作用,这也是我们要竭力避免的。

  (素材来源:《这就是中国》节目组 编辑:刘清扬)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人已赞赏
采菊东篱下

克罗地亚驻华大使:加强与中国旅游部门合作

2020-11-17 23:56:40

采菊东篱下

同济、协和,前十!

2020-11-18 0:02:3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