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整形死亡妹妹曾遭绑架 香港巨富姐妹花惨剧背后 一代传奇家族陨落

  原标题:姐姐整形死亡,妹妹曾遭绑架,香港巨富姐妹花惨剧背后,一代传奇家族陨落

  来源:环球人物

  罗定邦去世之后,整个家族像被“诅咒”了一般,离奇的绑架案神秘的私生子喧闹的争产风波、罗家三代整形死亡…一宗宗“家门不幸”事件接连上演。

  |作者:咖喱

  场整形手术,将香港纺织大亨罗定邦的孙女罗贝儿送上了不归路。

  今年1月份罗贝儿死在手术台上之后,韩国警方的调查报告直到近日才迟迟公布。手术前没有药物测试,手术期间没有麻醉师在场,甚至连家属签字都是由医院擅自代签,这样的一场“三无”手术,不仅断送了罗贝儿的性命,也让罗氏家族再次陷入舆论风波。

  现年34岁的罗贝儿出身名门。爷爷罗定邦创办的服装品牌“堡狮龙”曾风靡一时,当年上市时一举成为香港最大的服装零售集团,家族也曾跻身《福布斯》“亚洲50个最富有家族”行列。

  作为白手起家的实干派富商,罗定邦一生作风低调,甚少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家族的平静在1998年罗定邦去世之后被彻底打破,整个家族像被“诅咒”了一般,离奇的绑架案、神秘的私生子、喧闹的争产风波、罗家三代整形死亡……一宗宗“家门不幸”事件接连上演。

  豪门千金命丧整形手术台

  罗贝儿给自己的35岁生日礼物是一次整形手术。

  提前选择了韩国首尔江南区的一家整形诊所,于今年1月28日准备进行自体脂肪移植手术,也就是对手臂和上骨盆以及小腿进行抽脂,并将抽出的脂肪转移到胸部。

  事后,据一名涉事医生向首尔警方供述,罗贝儿在手术过程中因出现剧烈疼痛不断抽搐,主诊医生便给其注射了两次镇静剂。然而,这不仅没有缓解症状,反而让罗贝儿的不良反应瞬间加重。她的血氧饱和度突然大跌80%,脸色苍白,嘴唇变蓝,被救护车送到医院一小时后即宣告死亡。

·韩国电视台对罗贝儿事件的报道。

  警方调查后将死亡原因归咎于医务人员的过失。

  首先,该医院在手术前,没有经过药物过敏检查;其次 ,必须由患者亲自签名的手术同意书,也被医院随意填写;更过分的是,手术中,在管制药物丙泊酚被作为镇静剂使用时,竟然没有麻醉医生在场。

  这场致命手术之前,罗贝儿一直过着豪门千金的逍遥生活。

  罗贝儿的父亲罗家驹是罗定邦的第六个孩子,在家族独领风骚的时装界打拼半生后,又将业务扩大到地产圈,创办了建灏地产。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罗贝儿不仅拥有锦衣玉食的生活,也是个聪颖好学的富三代。她毕业于香港传统名校拔萃女书院,之后升读伦敦大学。

  有学识、有颜值、还有大把家产等着继承的罗贝儿,在婚姻生活上也美满幸福,和老公结婚10年,儿子7岁。

  她朋友圈晒的是真正的名媛日常:高尔夫、滑雪、高级餐厅打卡、名贵奢侈品收集。

·罗贝儿社交网络上的图片。

  所有的温馨富足在她踏上手术台后戛然而止。罗贝儿去世后,大批亲朋好友跑到她的社交网站留言,贴出昔日合照怀念她,称她是开朗、乐观、善良的“跌落凡间的天使”。

  豪门内的死亡事件向来可以牵扯出人性暗黑的一面。

  与罗贝儿娘家主张对此事低调淡化处理不同的是,她的丈夫在警方调查报告未出具之前,就已急于在香港法院提起诉讼,控告诊所及两名医生、一名护士涉嫌过失杀人和伪造术前文件。最耐人寻味的是,在他对诊所的索赔名目中,除了损失的罗贝儿的年收入,还有因为妻子去世而丧失的对岳父三分之一财产的继承权。

·罗贝儿结婚时的照片。

  妹妹遭绑架阴霾未散

  罗贝儿的突然离世,让人们立马联想到了她同样命运多舛的妹妹罗君儿,也就是轰动一时的2015年“飞鹅山绑架案”的女主角。

  香港飞鹅山豪宅一带住着众多名人富豪。林青霞的前夫邢李原曾将飞鹅山一座价值10亿港元(1港元约合0.86元人民币)的超级大宅赠予她当生日礼物。而罗君儿和父母当时就是林青霞这座豪宅的邻居。

·当年媒体对绑架案的报道。

  2015年4月25日,一帮劫匪在罗家抢去200多万港元的财物后,绑架了29岁的罗君儿,并将其禁锢在山洞多日。父亲罗家驹机智应对,不仅将5000万港元赎金的价格砍到2800万港元,还英勇配合警方,成功拖延了时间。最终,绑匪顺利归案,罗君儿被安全救出。

·罗君儿脱险后召开记者会报平安。

  罗君儿被绑架后的坚强表现令人印象深刻。她在2017年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书,记录自己与绑匪相处的点滴,甚至与绑匪聊天中春风化雨,谈及爱情与梦想。

·罗君儿出书的《历劫生命》。

  经历过绑架案的罗君儿对亲情更加依恋。她曾表示,刚脱险后自己晚上常做噩梦,姐姐罗贝儿给了自己很多陪伴,让两姐妹关系进一步拉近。

·罗君儿(左)与姐姐罗贝儿

  世事难料,5年前自己在惊心动魄的绑架案中侥幸逃脱,5年后姐姐却毫无预兆地死在了手术台上,这让罗君儿一时难以接受。

  罗贝儿去世后,罗君儿在社交平台写了长长的一段话悼念姐姐,称罗贝儿一直都在背后支持和保护自己。

·罗君儿发文悼念姐姐,其中回忆了最后一次与姐姐的对话,以及成长中两姐妹的相知相伴。

  几年内接连遭遇重创的罗家驹一家,迫切需要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今年9月,在姐姐去世半年多后,罗君儿与任职会计师的男友在香港低调提交拟结婚通知书,并定于年底结婚。这件事被认为是罗家近一年来最大的喜事,是希望帮助家族扫清阴霾的大事。

  家族争产四分五裂

  实际上,笼罩在罗氏家族身上的阴霾远不止于此。豪门向来躲不开的争产风波,在这里上演得更加离奇。

  罗定邦创业的故事在香港几乎人尽皆知。

  出生于广东顺德的罗定邦,最早接管的是妻子陈楚思老家的纱厂。适逢战乱年代,他带着在陈家纱厂积攒下的手艺和资本,举家迁往香港。借着英属地区的便利条件,香港棉纱大量出口国外,罗定邦深受其益,一手打造出了属于自己的针织王国。

·罗定邦

  1987年,罗定邦在次子罗蜀凯的建议下,成立堡狮龙服装品牌。

  上世纪90年代,伴随香港经济的起飞,堡狮龙一路高歌猛进。1993年,堡狮龙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成为当时中国香港地区最大的服装零售集团。

  在罗氏家族成为名副其实的豪门之际,鲜少以高调示人的罗定邦以天价拍下了全港唯一的“8号”车牌。

  1996年罗定邦病逝,成为家族急转直下的节点。

  按照罗定邦的遗愿,家族所有财产平分为三份。一份留给罗家子孙备用,一份用作慈善公益,还有一份专门留给失散在外的私生子。而其中第一份备用财产的分配权,则落到了次子罗蜀凯的手里。

  罗定邦此前公开的有6个孩子。长子罗乐风3岁才会说话,性格腼腆,不是特别受待见。反而是次子罗蜀凯从小就被称为神童,4岁能读书,7岁熟背唐诗三百首。再加上他在家族发展的关键时刻谏言成立堡狮龙,贡献巨大,深得罗定邦宠爱,就连家里那个“8号”车牌都被他继承了。

·罗定邦此前公开的6个子女。

  罗蜀凯拥有分配权的那三分之一财产价值约10亿港元,主要有28个受益人,横跨至第四代。按照约定,当他们日后工作生活出现困境,或者有突出卓越表现,就可以拿到部分资产。

  2007年,罗定邦四子罗家宝长女罗颖怡的一纸起诉状,拉开了罗家争产大戏的序幕。

  罗颖怡认为二叔罗蜀凯企图把需要分配的财产据为己有,要求其交出财产分配权。罗蜀凯则反诉称,父亲遗愿只要求自己尽量遵照,没说一定遵守,故这份遗产应属于父亲对他的馈赠。

  这场官司最后以罗蜀凯败诉告终,他与其他兄弟的感情也彻底宣告破裂。

  官司也爆出了更大的丑闻。由于此前罗定邦遗嘱一直处于非公开状态,而法庭审理过程中直接曝光了其中最隐秘的内容。

  罗定邦在6个公开的子女之外,不仅有已经秘密认祖归宗的私生子罗家添,还有另一单独享有三分之一财产的私生子存在。而这一常年流落海外的神秘私生子,也被爆曾跟随母亲回家争产。

·法庭曝光的涉诉讼的罗定邦家族成员。

  一场“内斗”把家族割得四分五裂。

  好在罗家子女各有志向,早已凭实力盘踞在商界不同领域。长子罗乐风以一台缝纫机白手起家,成立了服装制造企业晶苑集团;三女罗佳穗进入了炒房领域;四子罗家宝创办高新科技企业百乐集团;五子罗家圣虽然仍是堡狮龙的大股东,但并不参与实际管理;家中频频出事的六子罗家驹则创办了建灏地产,在香港地产业势头迅猛。

  反观家族大业堡狮龙的发展之路却并不顺遂。在ZARA、H&M、优衣库等快时尚品牌崛起之后,曾经声名赫赫的堡狮龙却止步不前。加上家族内斗和发展策略失误,自2015年之后,堡狮龙的业绩一路低走。2018年堡狮龙全年业绩由盈转亏,净亏损2900万港元,净利暴跌超过600%;到了2019年,其净亏损更扩大至1.39亿港元。

·堡狮龙近5年财务报告。

  苟延残喘之下的堡狮龙最终在今年5月宣布“卖身”李宁。消息传出,业界一片叹息。堡狮龙的易主,代表着香港纺织业高潮时代的彻底终结。

  曾经的香港针织大王传奇,在家族原始产业没落的背景下,伴随着家族后人接连卷入的争产、丑闻、绑架、死亡事件,正在一步步走向衰落……

责任编辑:张迪 SN230

人已赞赏
采菊东篱下

利物浦要求英超官方全面审查VAR

2020-10-18 17:54:13

采菊东篱下

山东:5天查清青岛传染源完成酸检 彰显中国速度和山东效率

2020-10-18 17:56:1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